推荐:
首页 > 明星资讯 > 电影《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观后感
《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影评:说到做到,这就是我的忍道

  (文/理绪 )今天下午是火影剧场版博人传最后的一场排片,不知为什么,我就赶上了最后一场。选座位的时候前面只坐了四个人,可即便如此,只有五个人的空空荡荡的影厅也没有让我产生任何不安感,正相反,我简直从没在影院里有过这样安心的感觉。当柯南剧场版第一次在中国影院上映的时候,满座都是孩子,而当鸣人终于登录中国的时候,我眼前看到的,却全是年纪不小,但笑点还那么低,动画片里的一点笑料都要讨论半天的“幼稚”的火影迷。

 

  不需要多做寒暄,在电影的某个桥段上演之后,我们这些观众会自然的简单的评论几句,就好像我们认识多年似的。这也理所当然,别管影厅里坐着的都是什么职业的人,平常在什么圈里混,只要知道对方是火影迷,就知道彼此是一代人。一个总被看做没有毅力、连生存本能都缺失的、年轻的“松弛的一代”。
 

  “松弛的一代”是日本的概念,并非代指所有年轻人,但通常都指目前的二十来岁的人,大学毕业,年纪也不小了,却不知道在工作上多做努力。只要一催促他们要有上进心,他们就立刻厌烦,低头看手机不理你。他们不喜欢和父母长辈交流,和上司相处不愉快,却在手机里和朋友聊的很欢畅。他们愿意在电影游戏甚至动漫动画上多花钱,却不乐意在下班后多买几本工具书学习工作技能。他们听着有些耳熟,因为“松弛的一代”世界各处,包括在中国都存在。
 

  日前有个人写了一篇关于90后生存状态的短文,大意是:90后多半是60后的孩子,吃苦耐劳一路打拼的60后在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对孩子百般溺爱,甚至在孩子成年工作了之后,还会每个月多给孩子一些补贴。与职场上仍旧在打拼的80后70后不同,90后不用努力就早已经有父母准备好的房子,不用选择就一路读完大学,车子、电脑、手机等设备都是父母给的,90后不存在生存压力,没有生存压力就不会拼搏,不会拼搏自然工作成绩不会出色。虽然不知道作者是意在批评父母,叱令他们不要再“供养”孩子,又或是批判90后,身处于最佳的环境,却不知为梦想而奋斗。
 

  90后是感染选择恐惧症和能力客观弱化现象的一代。从上学时起,一些孩子就已经拒绝积极的举手来竞选班长和课代表了,因为竞争和努力太“逊”,积极向上太“土”。大家普遍讨厌积极向上的精神,更讨厌积极向上的人。校服的衬衫或者T恤下摆永远摊在外面,看上去邋遢的要命,但绝不听从班主任的话塞进裤子里。填写志愿的时候百般犹豫,最后还是父母给出各种选择后补,把择校的事勉强搞定。等到工作了,比70后80后的前辈更厌恶加班,不懂得多工作一些又能有什么好处。小时候在老师面前特意表现自己就够傻了,在老板面前多做表现更是土鳖的要命。积极展现自己的人一般都很招他人讨厌,甚至恶劣一点的,这些人就沦为被欺负的对象。
 

  岸本齐史正式开始在Jump上连载《火影忍者》时,是1999年。那年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一部漫画,不知道有“鸣人”这个角色。90年代的日本年轻人正是现在“松弛的一代”的父母辈,而鸣人,也是那一代人中最经典的形象。没有最努力的人,只有更努力的人。鸣人说: “我要超越先代所有人,成为最强的火影。然后让所有人都认同我。”毅力、精神。
 

  现在的年轻人光是听到这种词就觉得焦躁难耐,说这种词土的要命。可谁知道呢,当他们自己一人独处时,有时偏偏不免思索到自己短短的人生,以及之后将要度过的更加漫长的人生,总有时会萌生一股森寒惧意。那就是:父辈们埋头苦干拼搏而来的事业,在他们一抬头间,就已经过去了二十来年。而现在他们要选择怎样的一条途径,选择怎样的事业,才能渡过那又一个二十来年呢?
 

  如果选择错了,该怎么办?年轻人不免有些恐惧去选择,选择恐惧症在一边,在压力面前脆弱又是另一边。现在的年轻人是另一种人种:他们敏锐又脆弱,害怕作出决定,无法忍受单调的生活。年纪大了的人在一个工作岗位可以坚持二三十年,但现在年轻人不要说二三十年了,几个月就想裸辞。日本某个厨师三四十年来只负责焖饭,成为了做米饭的匠人,几乎能称作是位米饭艺术家。可叫现在的年轻人单做一件事做大半生,简直是地狱似的惩罚。说狠一点,下一顿饭点哪个套餐都难下决定,怎么可能简单决定后半生要做点什么?
 

  父辈说,你可以做些你真正想做的事,实现自己的梦想也不错。然而梦想是什么?有些最实际的70后80后回答:是自己有房有车,有个小家庭,值得为此奋斗。而年轻的90后不必拼搏,许多在父母的帮助下就已经得到了大半。90后的梦想必须要高远。有些人想要成为漫画家,有些人想要成为作家,有些人想要组办摇滚乐队……这些赌博似的梦想让人心烦,谁都知道这种梦想实现的几率千分之一都是侥幸,哪有可能说做就做得到。于是90后就变成了脚落不了地,只会空想的梦想家。或许是看到90后需要鼓励和榜样,岸本齐史浓缩了一个父辈型的少年鸣人,让他承受比“松弛的一代”多得多压力,并超越这些压力,成为自己理想中的人。
 

  我们认识鸣人的时候他只有十二岁,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变成了十二岁孩子的父亲。他坚持的东西一直没变,他不断修行,不断挑战自我,从“一个浑身弱点的人,变成了最强的火影”。他是所有看《火影》的年轻人的挚友,他可能存在在许多中国年轻人的电脑里,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就看看他怎么拍桌子大喊:“说到做到,这就是我的忍道!”鸣人的出现让不少孩子意识到家长口中的毅力和坚持是指什么,鸣人所在的忍者村“木叶村”虽然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但“木叶村”可以是班集体,可以是办公室,可以是任何一个你迫不及待想要逃离的场所。
 

  可在想要逃离的那一刻,想想鸣人,想想他说的忍道,问问自己现在放弃能得到什么。可能逃走了心情会很舒畅,不用看人的脸色过活,不需要和很多自己讨厌的人沟通交流。但如果没放弃又能得到什么?超越他人,并让他人认同自己的机会。不管别人选择了什么,鸣人选择了后者。少年时代的鸣人是大家的模范,火影迷对这样一个二次元人物的稔熟程度,比对某些真人明星更加熟悉。《火影博人传》之前的剧场版从未在国内上映,除了火影迷大概也没有人会专门找来看。每一次剧场版中的鸣人都是同样年纪,或十二岁或十五六岁,然而这一次在《博人传》里,鸣人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当上了火影,我们忽然感到很陌生。
 

  鸣人非常忙碌,接受采访时,甚至为女儿庆生都会使用影分身。他坐在火影的椅子上,浑身上下散发出少年时代所没有的威严。他的儿子博人觉得,自己的父亲是最差劲的父亲。鸣人的父亲形象太典型,典型到比看到少年时的鸣人都让我们更加熟悉,熟悉到恐怖的程度。他是所有年轻人的父亲,他忙于工作,很少回家,有些时候很晚回家吃顿饭,在饭桌上随口问问孩子们的情况,然后说教上几句,惹得孩子们不满,然后一声不吭的任由孩子们锁上房门,拒绝父子间唯一的沟通时间。
 

  在日本,孩子总是母亲们的孩子。父亲除了提供物质保障以外,只是一个对他们漠不关心,偶尔出现还只会责骂他们的最讨厌的人。父子之间的对话,通常由母亲做渠道,转达到父亲耳朵里。亚洲文化下的男人,从来都是不说最重要的话,顾左右而言他,也不会表达爱。当鹿丸特意找鸣人告诉他,博人通过了中忍考试第二阶段时,鸣人惊讶的说,你就为了这个来找我?鹿丸回答他,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于是鸣人第一次没有使用影分身,回家打开儿子的房门,告诉他”你做的很好”,博人惊讶的问,你就为了这个来找我?鸣人说,“当然,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将重要的事说出口,这对于一个成熟了,并担上了一家重任的父亲来说,竟如此困难。
 

  鸣人作为火影的工作是什么?是保护整个木叶村。木叶村秉承的“火之意志”是什么?是永远保护下一代。下一代才是村子的希望。无法对自己心目中的希望说“你做的很棒”,这是日本社会两代人之间巨大的鸿沟。就好像博人从内心深处憧憬父亲,却永远不夸奖父亲,也不想成为父亲。也好像鸣人为儿子骄傲,却当面连说也说不出口,只是在博人来救他的时候,夸奖了他一句,“变得帅了”。
 

  博人是“松弛的一代”。生来有父母的基业,人们的期待。起点很高,就连朋友三月(PS:三月居然是大蛇丸的孩子我真是觉得太恐怖了是爸还是妈?!)都夸奖他以后一定也会成为火影。然而博人真正想要什么?他很害怕做出选择,不喜欢费力不讨好。现在的孩子打游戏都喜欢打“无敌版”,干脆作弊到底,少了许多麻烦。刚从学校出来的大学生喜欢谈创业,想一步登天,规规矩矩的积累经验谈晋升实在太麻烦,那是上一代的事。博人也是如此,但可怕的是,和现实里一样,所有人都在催促博人做决定。不管是暗示他爷爷是四代目火影,爸爸是七代目火影,还是激励他参加中忍考试,都是在催逼他一件事:年轻人得有点梦想。
 

  然而博人还是找不到梦想。他不喜欢父亲的勤勤恳恳、鞠躬尽瘁,因为那样一点也不帅,然而他自己也厌恶自己的懒懒散散,没有目标。所以在宇智波佐助(求剧场版不要再刷我对宇智波的好感度了好感度快爆表了可我明明是佐助黑!)出现之后,博人立刻发觉自己想要做佐助那样帅气的大人。因为佐助看上去毫不用力,但实力高强受众人信赖。然而博人终究还是不像佐助。
 

  在诡异的敌人Boss面前,父亲鸣人被敌人俘虏,博人忽然注意到,往日无忧无虑、生存压力几乎没有的生活,是父亲带给自己的,他忽然明白了自己需要做的事。虽然作弊了就可以赢,但是赢的并不快乐,博人终于知道,只有在凭借自己的实力获胜之后,人才会感到真正的愉悦。博人穿上了小时候父亲穿的破破烂烂的忍服,戴上划破的护额,一往无前的用孱弱的要熄灭、中间还能消失一下的螺旋丸打破了敌人的攻击。
 

  那一个螺旋丸是我在《火影》里见过最弱的一款,然而这个螺旋丸寄托了四代人的意志。从四代目到自来也,自来也到鸣人,又从鸣人到木叶丸到博人。“火的意志”就是如此传递的,传递的毫无声息,在不知不觉间就传承下去了。博人没有变的更加强大,但他已经踏上了能让他更强大的路途。他不用选择父亲的老路,他仍旧可以视佐助为偶像,用自己的方式向自己的梦想前进。可能实现梦想的希望渺茫,但他至少不再害怕了。
 

  鸣人和佐助没有错,不管是什么时代,忍者、年轻人都不会变,总有一天会成长,意识到努力起来,摔得浑身都是灰一点也不土、一点也不逊,相反,那很帅。火影迷也总会记得鸣人的那句话。“说到做到,这就是我的忍道!”